昨天,新華社發佈消息,據中央組織部有關負責人證實,安徽省政協副主席韓先聰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中央已決定免去其領導職務,現正在按程序辦理。
  這是十八大以來第10位被調查的政協系統省部級官員。和此前部分被查的省部級官員的情況類似,至少在兩周前,安徽政界就已有韓先聰被查的傳言,但當他被有關部門正式帶走時,仍顯得極為突然。
  7月14日,在安徽省政協附近的領導幹部家屬區,安徽省政協工作人員向記者透露,韓先聰於7月11日被帶走。而就在當天上午,安徽省政協機關報《江淮時報》還在頭版刊發了韓先聰率隊調研的報道。
  記者在安徽採訪時獲悉,韓先聰是中央巡視組巡視安徽後,該省今年落馬的首位省部級官員,其所涉問題或與在房地產開發中存在利益輸送有關。
  突然
  被帶走當天 媒體刊發其調研報道
  現年59歲的韓先聰,安徽肥西人,從1975年在安徽省肥西縣工作算起,韓先聰在家鄉安徽工作了將近40年。其政治生涯,從未離開過安徽。其官方簡歷顯示,韓先聰於2003年4月至2008年2月任安慶市委書記。在安慶工作了9年後,到滁州擔任市委書記。隨後於2012年2月任安徽省政府秘書長、黨組成員,一年後升任安徽省政協副主席。
  對於韓先聰何時被帶走調查,安徽省政協宣傳部門的工作人員拒絕透露。7月14日中午,在安徽省政協附近的領導幹部家屬區,有省政協工作人員及家屬向記者透露,韓先聰是7月11日被有關部門帶走的。
  和此前數位被查的省部級官員類似,韓先聰此次被查顯得極為突然。因為就在7月11日當天上午,安徽省政協機關報《江淮時報》還在頭版位置,刊發了標題為《韓先聰帶隊走訪調研》的稿件。根據《江淮時報》的報道內容,韓先聰最後一次參加公開活動實際是在7月9日下午。報道稱,當天下午,韓先聰帶隊赴安徽省文化廳調研,召開了相關座談會。據參加此次座談會的安徽省政協人士透露,7月9日下午3時左右,韓先聰一行從安徽省政協出發前往省文化廳,下午的座談會一直開到傍晚6時。在座談會上,韓先聰在開頭和結尾都曾講話,從其言談舉止上並未看出異樣。
  揭秘
  最後一次公開活動前熬夜看世界杯
  此外,記者註意到,安徽省政協提案委員會委員、安徽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芮必峰曾於7月9日在自己實名認證微博上發佈了一張韓先聰在省文化廳參加座談會的照片。芮必峰教授向記者證實,自己確實和韓先聰等人一起,參加了7月9日下午的調研活動。
  據芮必峰教授回憶,當天下午,韓先聰比別人稍晚上車,其在下樓時還接聽了同車人員的提醒電話。芮必峰向記者介紹,在路上,韓先聰和同車的政協委員們交流時有說有笑,甚至還聊起了當天凌晨進行的世界杯比賽。韓先聰說自己熬夜看了世界杯巴西隊對德國隊的半決賽,他當時還對巴西隊的表現深感惋惜。
  記者註意到,7月9日凌晨,世界杯半決賽在東道主巴西隊和德國隊之間展開。德國隊最終7:1戰勝巴西隊,淘汰巴西隊進入決賽,而這一大比分也震驚了世界。
  “從那天下午他的表情和言談看,他當時應該不會想到兩天后就會被帶走調查。”芮必峰教授表示,自己雖是政協提案委員會委員,但和韓先聰打交道的機會不多,韓先聰這次被查,可能還是因為其在地方任職時的問題。
  7月14日下午2時50分,距離上班時間還有10分鐘。在安徽省政協大門外,多位工作人員在談起韓先聰時,均向記者表示,因為韓到政協的時間不長,大家對他的瞭解並不多。
  另一位安徽省政協人士向記者透露,在中紀委宣佈韓先聰被查的至少兩周前,安徽省政界就已經有韓先聰在被調查的傳言。“那段時間,特別是7月初,老韓還在頻繁出席各種調研活動,所以大家也都沒太在意,沒想到這麼快。”該政協人士表示。
  記者也註意到,韓先聰是中央巡視組巡視安徽之後落馬的首個“大老虎”,安徽省今年落馬的首位省部級官員。
  內幕:房產商雇民工送別“韓大鎚”
  韓先聰曾在安慶工作9年,隨後在滁州市擔任市委書記數年。記者註意到,在安慶人氣頗高的論壇“安慶專區”,近期,不少網友在發帖討論“韓先聰落馬”。網友認為,韓先聰在安慶期間,安慶發展緩慢,落後於省內其他一些地市。在安慶人看來,韓先聰喜歡高談闊論,並沒為安慶的發展帶來實效,因此他也得到了“韓大嘴”的綽號。
  此外,韓先聰還有一個綽號,就是“韓大鎚”,意指其到處拆遷。而這個綽號,也隨著他任職滁州,推出“大滁城”計劃後更加“響亮”。
  7月15日下午,在滁州市委家屬院,幾位機關幹部介紹,韓先聰到滁州後,就推出了“大滁城”規劃。即以滁城為核心,以全椒、來安和南譙區的烏衣鎮為副中心,以琅琊山風景區為依托,一核心三個點,後設一個風景區,稱為“131”發展佈局,向東南方向呈扇形展開。
  上述幾位幹部稱,“大滁城”讓滁州人真正瞭解了“韓大鎚”的拆遷力度。之前的滁州市面積很小,算是標準的安徽小城鎮。韓先聰到來後,通過拆遷、實施大工程等,將城市面積擴充了一倍多,無論是交通、市政基礎設施,都急劇擴張。 “比如明光路立交橋,建設時因為所用地塊涉及鐵路幹線,阻力不小,當初是他帶隊去和鐵路部門協商,最終得以建成。”
  這幾位幹部還介紹,推動“大滁城”建設時,政策也顯得過於激進。此前一些機關單位,本來在老城區有很好的辦公樓,韓先聰在推動新的政務區建設時,要求這些機關單位通過向銀行抵押貸款,到新的政務區去建設新的辦公樓,舊辦公樓所處地塊被用於商業開發,這在當地幹部特別是老幹部中曾引起巨大爭議。
  還有幹部向記者透露,韓先聰調離滁州時曾有很多群眾為其送行,此事至今仍有很大爭論。有幹部直言,送行的人大部分都是與其關係密切的房地產商花錢組織的民工,“感謝他為滁州做出的貢獻”。
  在滁州當地最火的論壇“滁州萬象”上,記者找到了韓先聰離開滁州時有人送行的照片。照片顯示,打著橫幅歡送韓先聰的人群中,的確有很多是戴著安全帽的民工。
  調查:昔日得力“助手”接連落馬
  據公開資料顯示,韓先聰在滁州市擔任市委書記期間,其幾位得力“助手”均已在他之前落馬。
  今年5月20日,安徽省檢察院發佈消息稱,安徽省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依法對滁州市政府原副秘書長、滁州城市職業學院原院長、滁州市琅琊山風景名勝區管委會原主任黃修玉(副廳級)進行逮捕。
  7月15日,在滁州市委家屬院,幾位幹部向記者透露,黃修玉原來是安徽某設計院的幹部,韓先聰來到滁州任職後,將他從合肥“挖”了過來。黃修玉此後擔任滁州市規劃局局長,在滁州房地產開發過程中,成為韓先聰最得力的干將之一,並因此連獲提拔。
  此外,韓先聰更為重要的一位“搭檔”,就是後來接替他擔任滁州市委書記的江山。
  2008年2月韓先聰從安慶調任滁州市委書記, 一年多後,江山從安徽省旅游局調任滁州市委副書記、市長,兩人“搭檔”了兩年多。至今在網上搜索“大滁城”等相關信息,可以找到很多韓先聰和江山共同出席活動的報道。江山任滁州市委書記後,在韓先聰“大滁城”的基礎上,還提出了“美好大滁城”概念。
  2014年4月11日江山被宣佈接受組織調查,其也是十八大後安徽第一位落馬的在職市委書記。
  在滁州市內採訪時,無論是市民還是幹部,都向記者提到,韓先聰出事也和房地產開發有關。其中,一家在當地頗有影響的房地產商被指與倪發科、韓先聰、江山等安徽落馬官員關係密切。
  記者採訪時獲悉,韓先聰與此前落馬的原安徽省副省長倪發科在房地產開發上交集頗多。韓先聰在滁州任職的幾年裡,隨著“大滁城”規劃的推出,滁州房地產開發也迎來了高潮期。其中,上述這家房地產開發商正是韓先聰從省內引進的。和記者交流的滁州幹部透露,該房地產商,實際上是倪發科介紹給韓先聰,由其引入滁州的。據《法制晚報》
創作者介紹

韓流

yc91ycazd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